从高管离职潮看懂阿里巴巴究竟是一家什么公司

由于工作较忙,随性更新。admin@stgod.com

这就是阿里巴巴,听它说话你永远都要等下一句,否则一定会被绕晕,而大多数时候,你听得越多越晕。所以,要搞清楚这家“一句话说不清楚”的公司,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恰逢阿里高管离职潮,我们不妨扒一扒,看看能否窥此斑而见全豹。

看懂一:退而不休的马云与用而不信的高管们

事实上,最近几年阿里巴巴高管频繁变动的程度,可以用眼花缭乱来形容。2013年正式“禅让”阿里集团CEO之位给陆兆禧的马云,两年后就变卦了,又用张勇换掉了陆兆禧。阿里巴巴继承人之位竟然可以朝令夕改,如同儿戏,一则显示马云退而不休,依然垂帘听政是真正的“当权派”,二则说明马云根本不信任这些高管们。

再看近期连续离职的4位高管:阿里集团副总裁车品觉、农村的核心创建者冯全林、阿里云首席科学家章文嵩和阿里影业副总裁徐远翔。试问国内互联网圈儿,还有比这更大规模的集中高管震荡吗?再看上面这张图,阿里快把这点儿高管的职位都换遍了吧。更为怪异的是,阿里收购或参股的企业也不同程度在出现高管离职潮,有与阿里王者联盟的苏宁执行副总裁李斌,也有优酷土豆合并后的合一集团刘德乐和朱龙辉。再看,从农村电商到阿里来往,从讽刺腾讯到后悔创立阿里巴巴,马云平均每月都要登上一次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,仿佛昨天刚辞职今天就回来上班了,让人哭笑不得。

其实,不论马云说得多么冠冕堂皇,从阿里巴巴创立那天起,马云就是阿里巴巴,阿里巴巴就是马云。虽然全球互联网企业都在讲究放权,但马云不会退休,也不会禅让,更不会放权,只会一言不合就“换人”。

有种说法认为:在马云掌控下的阿里,已经失去了独立作战能力。但业内人士指出,马云的“被需要”其实只是其本人的“被需要”。

看懂二:总要有人做阿里商业史上的各路背锅侠

在阿里,高管们的离职充满了妖魔化,你很难想象昨日还声名鹊起的一个人,一夜之间身负各种骂名黯然离场,并从此声名狼藉。仅仅将其解读为商场的残酷、血腥和必须付出的代价是不够的。事实上,他们充当了阿里巴巴高风险商业模式和急功近利企业文化背锅侠。

不论是因为商业欺诈而被“挥泪斩落”的阿里巴巴CEO卫哲和阿里巴巴COO李旭晖,还是最终被押出来为“刷单”埋单的天猫总裁王煜磊,以及随后因业绩不佳离职的天猫服饰总经理李淑君,无疑都是阿里的牺牲品。2011年04月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一篇名为《马云透杀卫哲内幕:本非这样结局》的报道认为,“让卫哲辞职却拿价值观来说事,是不公平与不确切的。”讲到该事件的影响时说,“阿里巴巴的高层管理团队,显现出某种程度的捉襟见肘。”

王煜磊事件,2015年03月10日钛媒体发表一篇名为《这三件事,导致天猫总裁王煜磊被免职》一文观点认为:“315马上就要来了,阿里在这个时候表态实在是机智的选择,总要有个人出来替“打假”背黑锅。”2015年8月23日,证券市场周刊发表《阿里帝国再拓疆:280亿的并购造就双寡头》一文,认为“由于增长乏力,优衣库4月8日入住了京东,声势浩大,连刘强东都亲自站台助阵。过了8天,李淑君被免。这一事件想必对马云的触动很大。”对其目的解读为“如果这一局面不能得到有效地遏制,核心客户持续流失,阿里无疑将会丧失其行业领先的地位。”而后,因为连续更换而被大众遗忘的几位前天猫电器城总裁们。他们都没有逃脱最后被推出来“平息民愤”的命运。

虽然,每个人都有责任对自己应该负责的事情负责,但这也要看这件事情究竟有没有人能够负责。众所周知,无论是天猫还是淘宝,绝大部分都采用了平台模式,几乎没有商品是属于阿里巴巴的,物流配送等用户体验环节也基本上外包给第三方,这也是阿里动辄必须先秀出云技术的重要原因。要在已经拥有3万亿规模的平台模式电商业务中,杜绝假货、欺诈、刷单、爆仓、暴力分拣等原罪,简直是不可想象的“Mission impossible”。这也是阿里巴巴被IACC打脸除名的重要原因。

再看马云在2011年处理阿里巴巴商家商业欺诈时的调查结果:(1)阿里技术上出现了系统漏洞,导致无良商家能够通过审核。(2)企业文化方面太过急功近利,数千阿里员工给欺诈商家主动放行,甚至给予高段位信用评估。在开除卫哲和李旭辉时马云的公开表态是:我相信中国需要这个。其潜台词是:能不能解决阿里巴巴的原罪我不知道,反正事情出在哪个高管身上,我就开除谁,以便给大众一个交代。

事实已经证明,如果开除卫哲和李旭辉,阿里巴巴就没有欺诈了,那么四年之后因为刷单开除王煜磊又是怎么回事呢?纵观整个事件,马云拿阿里高管“祭旗”充当“背锅侠”的意味太过明显!一方面证明阿里巴巴的原罪是商业模式和企业文化造成的,平台模式电商就是一项高风险的业务,挥泪斩落一万个卫哲或王煜磊也没用。同时,这也能从另一个方面解释阿里高管频繁离职的原因:心寒!

看懂三:越来越多“叛逃者”仿佛跟马云一样后悔有阿里巴巴

2016年06月20日TechWeb发表《马云:创建阿里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》报道,称“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发言时,马云表示,创立阿里巴巴是自己人生最大的错误。”“马云还说,如果有来生,不会再做这样的生意”,“希望有机会去到世界上任意一个国家,在那里平静度日。我不想谈论商业,不想工作。”从已经加盟易到用车出任COO的冯全林身上,能看出来,后悔在阿里巴巴工作的不止马云一个人。

中关村在线2016年5月11日发表《阿里前高管冯全林携多名阿里精英空降易到》报道称:“冯全林本人作风也颇为勇悍,“历经无数硬仗、恶仗均以胜利告捷,悍将之名有口皆碑。”有阿里内部人士如此评价。”同时还说,“这次冯全林加盟易到并非孤军作战,同时空降易到的还有一支实战经验丰富的“阿里经理人”团队,他们是易到用车运营管理团队的核心成员。”不但自己走,还带着一队人马投城,目标显然很明确,但细思极恐。

更有好事人士算了一下,按照一个财年的营业收入来算,阿里巴巴大概排在全球1000名开外。经过一番梳理,我们基本搞清楚了阿里巴巴是一家什么公司:阿里巴巴就是马云,它极力掩盖商业模式的原罪和企业文化的漏洞,但对解决问题束手无策,如果需要给大众一个交代,它会毫不犹豫的抛弃自己的高管们。

所以,不论是因为阿里巴巴“原罪”被祭出来的几位高管,还是因为所谓“个人原因”集中离职的几位高管,以及带领团队集体空投到别人家的高管们,都让我们更加清楚的看懂阿里巴巴的本质:忽悠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stgod.com/511/